<圖文來源>Curves左營高鐵店/素香

素香

十二年前,53歲的我與先生和四個乖巧的兒女一起經營乾洗店,原先幸福的生活,突然一夕間轉了彎、變了調,美好的中年生活自此成了孤兒寡母的日子。

那是個兒子與父親談天說地的美好夜晚,在剛到竹科工作的兒子回到家與父親的促膝長談後各自回房睡覺,沒想到丈夫竟然一睡不醒。發現他的時候,身軀冰冷,已撒手人寰。

在那一瞬間,我像失了魂似的,從家中二樓一躍而下,只希望跟著牽手了半生心愛的丈夫而去。但是上天沒有答應我的請求,讓我再回到家人身邊後,還經歷了腰椎骨折手術的折磨。

而身體的傷痛並沒有讓我忘記失去丈夫的苦痛與思念。在接下來的日子裡,我受盡了憂鬱症之苦,一下子消瘦了35公斤,每天彷彿行屍走肉一般,騎車出門卻不知道回家的路,甚至還連續服藥自殺了四次。

女兒雖然是護理人員,但仍十分擔心,找遍了所有醫療資源,還幫我報名很多宗教團體,希望能藉由社團的力量能讓我再次快樂起來,只是都徒勞無功,不了了之。

直到二年前,我的兒子打電話到Curves的那一刻開始,一切都不一樣了!當時的我因服藥過量被送進醫院,我在台北的妹妹,同時也是Curves的會員, 看到如此失志的我,就建議兒子帶我去Curves運動,於是,兒子便迫不及待的幫我報名繳費。

我剛到Curves運動時,因為情緒低落,總是板著一個臭臉,每次運動完都喊著下次不再來了。貼心的教練們看見我不穩定的狀況,每次開始運動前,總是先從關心我的運動心情開始, 漸漸的,我的情緒慢慢被改善了,並開始重建自己的生活重心,一步步重拾生活中的樂趣。

現在的我每天早上都是第一個報到,穿上脊椎護腰後,第一個上運動圈開始認真的運動。我恢復了過去熱情的生活態度,樂於助人的活力,舉凡大小事都很熱心地分享給姊妹和教練們。

過去的我每天都要吃3顆安眠藥才能入睡,現在只是偶爾睡不好才需要吃藥,連精神科醫師都很開心的看到我的改變,兒女們更是由衷感謝Curves幫他們找回健康快樂的媽媽!

截至目前加入Curves已有2年的時間,運動次數達460次,我已經成為我們店鋪的靈魂人物呢!每天早上姊妹們來店裡面運動時,大家都會跟我打招呼,只要我沒來,大家都會惦記著,好像運動圈少了什麼一樣……我希望除了是自己兒女的媽媽,也可以像姊妹們的媽媽一樣照顧著所有的人,真正成了姊妹們心中的「素香媽咪」。

Curves的企業責任就是承諾提供一個充滿愛與支持的環境,從運動開始,讓所有接觸到Curves的人,勇於蛻變,綻放價值

Curves不只是個運動中心,更是個助人快樂與讓人身體有健康心靈有支持的好所在。